【头家开讲】他被林依晨公公砍单后奋发创全台最大潜水衣品牌

「你有看过这个商标吗?它是钢铁人第二代,像钢铁人一样,装上去有电能就可以飞,我们是装上就能自动加热,让人在水下维持41度,避免因为水下低温而失温…」金鸿总经理魏敏聪兴奋地展示这款最新研发出的潜水衣,这也是全世界第一件无线电热潜水衣,首次在媒体前亮相。

金鸿发明出全世界第一件无线电热潜水衣,装上磁吸的装置后就能自动加热,让人在水下维持41度,避免因为低温而失温。(金鸿提供)本土品牌 独占中东

问起怎幺研发,魏敏聪对于电热潜水衣原理全程细节解答;问到事业甘苦,他说:「若真讲,可以讲上三天三夜。」耐心十足,一副老师样。事实上,魏敏聪不仅常参与国内外相关的论坛讲座,吸收新知投入研发,员工都说:「老闆会从国外带新的idea回来,所以我们趋势抓得準,大家都说很像欧美的设计。」

金鸿是台湾专营水上及潜水运动的品牌,全台和离岛潜水店使用的防寒衣五成是用他们的产品;金鸿的年营业额虽然仅有2.5亿元,但以自有品牌「AROPEC」独占欧、美业者打不进去的中东市场,且是台湾唯一未外移、本土最大的防寒衣品牌。

魏敏聪(左1)是家中独子,又是当时少数读到大学的鞋厂接班人,所以魏父很早就栽培他,让他退伍后就接棒潜水鞋事业。(金鸿提供)

魏敏聪回忆,小时候,父亲魏坤森做过麦芽糖、仙草生意都失败,直到60年代左右,魏父学做休闲鞋、帆布鞋,创立「森发橡胶工厂」。但80年代疯行六合彩,工厂开始缺工,脑筋动得快的魏父跑去学做无需太多工人的潜水鞋,由于竞争者少、毛利高,森发开始转型为以製造潜水鞋为主的代工厂。

抽单倒债 危机四伏

魏敏聪是家中独子,魏坤森很早就决定要交棒给他,「大一时,父亲就帮我印名片、管公司章,专门在北部往返国贸局争取配额出口,公司也因配额品项而改名『金鸿』。」

1986年,魏敏聪退伍后就接手金鸿,当时的营收是2400万元,7成代工潜水鞋、3成帆布鞋。当时他察觉贸易商不会告诉代工厂做错部分,却还要代工厂补贴退换货的空运费用,「利润常被压缩」,魏敏聪说。

为了提高获利、无落差了解客户需求,魏敏聪自己前往美国参展,却遇到公司最大的客户、优瀚老闆林光裕(艺人林依晨的公公),林光裕非常不谅解,回国后把金鸿的单全部砍光,魏敏聪说:「我7成的营收都来自优瀚,等于少了7成营业额。」为了挽救业绩,魏敏聪积极去国外参展,「我说我们是製造商,可以配合品牌第一线开发,不会被贸易商赚一手。」

潜水鞋起家的魏敏聪,因为被朋友倒债,因祸得福接下潜水衣事业,开拓事业版图,扩大营收。

靠着原有的3成帆布鞋业绩以及直接从品牌拿到的订单,3年后,金鸿营收回稳。但1998年又遇上大危机,他借了1300多万元给中部一家潜水衣代工厂,这家公司倒闭还不出债,他坦言说:「因为有不错的利息才借钱,这笔钱约当时金鸿半年营收,造成一大资金缺口,让我时常跑3点半,天天跟老婆吵架,闹到几乎要离婚。」

合身版型 致胜关键

难过之际,魏敏聪忽然转念一想,「何不接下现成的潜水衣事业?」于是1999年,金鸿开始跨入潜水衣领域。

由于这家代工厂本就有稳定的品牌客户,魏敏聪留下前厂所有员工,照常出货,而他为了能赶快上手潜水衣knowhow,常去国外找客户问有无改进之处?在国内则找老师傅拚命地请教技术。

魏敏聪说,1件潜水衣是4、50片块状组合成的立体衣服,各国人种尺寸都不一样,为了精準掌握,于是他建立纸板资料库。

魏敏聪说:「一件潜水衣是4、50片块状组合成的立体衣服,乾燥时看起来都一样,穿下水才知道哪裏不合身,若造成积水,让皮肤跟水不断摩擦受伤,累积久就没有人要买你品牌。」刚接潜水衣工厂之际,就曾经因为打版师把中尺码的裤长做得比大尺码裤还长,「被品牌商Tilos退货了3次约1000万元的货,还没赚到钱就先赔钱。」

为了让品牌更贴近民众,金鸿在台北市金湖路成立了第1家的旗舰店,专卖自有品牌「AROPEC」的商品,从面镜、呼吸管、潜水衣鞋、防水包等应有尽有。

为了改善窘境,魏敏聪到处搜集情报后发现,合身的「版型」是致胜关键,他针对不同水域活动做调整。好比冲浪,为了要赶浪头,手用力滑水,整个手臂到腋下都必须用超弹布料;潜水衣则是四肢版型都要微弯,好让使用者减少体力耗费。

客製精神 市场热销

为了合身,魏敏聪还建立世界各国身型的版型资料库,他拿起其中一片纸板说:「像德、法国虽然是隔壁邻居,但法国是高卢人属瘦高,德是日耳曼人,外表粗壮,衣服就不通用,于是我们用经验,把各国体型做一平均值的统计换算,根据每一不同人种去丈量裁切,就是客製化的精神。」

摸熟了防寒衣后,世界各大厂纷纷找上金鸿代工,包括AQUA LUNG、U.S.DIVERS、TUSA、APOLLP、Swan等品牌,其中,在航海领域十分知名的澳洲品牌「zhik」,2000年新创之际,找上金鸿代工,魏敏聪替zhik设计从无到有所有的品项,造成市场热销,9年后,zhik想扩大规模,力邀金鸿赴中国设厂,却被魏回绝。

魏敏聪说,合身衣服「版型」是致胜关键,他会去国外搜集情报回来给打版师黄淑惠(图)参考,做为研发关键。魏敏聪(右)喜欢穿自家防寒衣去体验水域活动,能藉此了解客户需求和实用性的开发。(金鸿提供)「AROPEC」 设计力不输欧美,图为魏敏聪和员工一起开发的小丑鱼Nemo头套,戴上后即使在海底也能轻易被看见,避免迷路,造成热销。

当时台湾最大的潜水衣代工厂薛长兴已外移中国,魏敏聪却不为所动,「做代工,我跟他(薛长兴)没得拚,但他们大到没办法做自己的品牌,所以做品牌是我觉得唯一可以胜过他的机会,因此决定留在台湾。」儘管有着品牌梦,但碍于厂区太小无法存货,直到2010年,他才买下位在神冈、先前代工CONVERSE以及PUMA的400坪工厂,真正开始冲刺品牌。

4年后,一位中东客户找上门,说他们不喜欢美国品牌,问魏有没有可能合作。魏研究后发现,中东属于温水域,美国潜水衣对中东人来说厚大又笨重,加上中东女生水域活动人口增加,却没有相对应的潜水衣,于是他开发比欧美品牌更多款的女生以及小孩潜水衣,以及矇住脸的回教女子泳衣,一炮而红。

着重研发 产品时尚

魏敏聪还发现,台湾没有惯用的水上品牌、尺寸也常常不齐,他在垦丁、绿岛、小琉球等水上运动风行的地区做了市调后,开始以「AROPEC」品牌推出客製化订製潜水服。

垦丁861渡假中心教练赖明峰说:「金鸿产品线齐全、CP值高,光是垦丁就有7到8成教练自用的装备用他们的产品。」台中最大潜水体育用品店台中潜水老闆林毓麒则说:「金鸿不会一味地仿国外品牌,反而着重开发,产品时尚、实用。」

魏敏聪对待员工像家人,不仅能喊出每个人的名字,对他们的专长也如数家珍,厂内多是跟在他身边1、20年的老员工。

谦虚的魏敏聪把公司成长归功于整个团队,许多都是做了1、20年的老员工,他对每人的专长强项如数家珍。魏敏聪指着正在打版的师傅说:「像是黄小姐(黄淑惠)对我们版型帮助很大!」黄淑惠说:「老闆很有想法,也会去国外帮我搜集情报回来,告诉我哪里要加强。」

金鸿目前剩1成5的代工,8成5都是自有品牌,魏敏聪坦言:「现在仍然有客户想创品牌请我们代工,我会建议客人主商品用自己的牌子,小量的次商品用我的AROPEC,这样可以减少开发成本,很多人都被说服,我这副牌翻得不错,从代工转品牌,再把代工部分慢慢翻、慢慢翻…。」品牌站稳台湾、中东市场后,他把目标瞄準正要崛起的东协市场,品牌的国际路才正要开始!

魏聪敏小档案出生:1963.08.29(53岁)家庭:已婚,育有2女1男现职:金鸿公司总经理学历:中兴大学社会学系休闲:山林健走、摄影、旅游座右铭:新、速、实、简经营理念:「探索运动的乐趣」;「唯有顾客赚钱,我们才会赚钱」性情中人 魏老闆

生意做很大,做到世界各地的魏敏聪,一身都没有商人味,当兵期间,他当过明德管训班的心理辅导官,看过各种人性黑暗低潮面,他说,最难过是一位学员在树上上吊,「他跟我聊过,我觉得他不应该会死的!」执善念的他,也常常捐救生衣、防寒衣给国内救难兄弟,几十年下来,他已经捐了上千套装备,若以1套1万元概算,光捐衣服就花了逾千万元,捐到国内救难队很少人不认识魏老闆,亲朋好友常常会劝他说,「你捐过头了吧!」但是他总回:「许多救难都是自愿团体没有薪酬,这种钱我赚不下去。」于是只要国内任一救难队提出需求,他就捐,上半年也才刚捐出60套,还一度捐到菲律宾去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