誓言告别第 3 个失落的 10 年,日本网路新创强势崛起

「你们有什幺样的梦想?期待日本成为怎样的国家?」2013 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成人式上这样问年轻人。年轻人是国家的未来,但日本年轻人正面临福岛核灾后的经济重挫及长期通货紧缩、老龄化社会、青年失业率等问题。

安倍晋三想用三枝箭救经济,其中不乏鼓励新创、鬆绑法规的成长策略,要挽救日本经济自 1989 年股市崩盘以来第 3 个失落的 10 年,摆脱绝望之国的阴影。但是三枝箭欲振乏力,Sony、松下、丰田和本田等国际大型製造商后继无人,百年夏普更被鸿海收购,日本企业很难创新转型。老日本人期待 2020 年东京奥运能振兴经济,但年轻人却担心东京奥运后的日本该怎幺办?想要靠新经济来重振日本,日本和产业都需要成长策略,倡议创业将是最好的一个选择。

LINE 的推手森川亮在 2015 年出来创业,他说,「我想在日本帮助年轻人!年轻人没有活力,国家经济就起不来,所以应该放手让年轻人去做。」

靠网路新经济转身誓言告别第 3 个失落的 10 年,日本网路新创强势崛起

到底日本经济能否靠创业转身呢?过去 20 年,日本网路公司一直扮演着新经济推手的重要角色,即使身在台湾的我们,也可能在乐天市场买过商品,玩过 GungHo 的手机转珠游戏《龙族拼图》。日本网路公司的平均营收,虽然只有美国网路公司的十分之一,但他们在日本市场拥有高市佔率,也推动过三波网路创业潮。第一波创业潮是 1995 年开始的网路热潮,以雅虎日本、乐天集团为代表的电商、入口事业。第二波创业潮则是 2000 年后的社群、游戏,例如 GungHo、GREE、DeNA、mixi 等公司,让日本出现市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已上市独角兽。第三波创业潮起于 2009 年的智慧型手机应用,像是手机游戏商 Colopl、Gumi、LIN E等公司。

在经过 3 个不同阶段的创业风潮后,这几年,日本新创公司开始用创投资金槓桿规模,积极往海外市场扩张。例如新闻阅读 App SmartNews 在 2015 年募资 1 千万美元,顺利把市场版图扩张到美国。它的竞争者 Gunosy 在 2015 年 4 月上市,除了已经获利,2016 年更收购日本游戏攻略网站 Game 8,并以 500 万美元投资印尼新闻 App Kurio。

此外,令人兴奋的还有 C2C 二手拍卖 App Mercari,在 2016 年 3 月募得 7,400 万美元 D 轮融资,日本终于出现第一个上市前估值就超过 10 亿美元的独角兽新创。有了创业的典範,可以鼓舞更多创业者,日本创业生态圈开始热闹了起来。

创业特色一:企业创投主导市场

日本创业生态圈十分独特,从资金面来看,日本新创投资是由企业创投独领风骚,佔 80%,相形之下,机构创投的佔比与影响力较弱。在企业创投主导的趋势下,也不乏传统产业的身影,如软银集团、Sony、三井物产、KDDI、NTT DOCOMO 都开始瞄準新创,日本创业社群 Creww 创办人伊地知天说,「传产大公司都对新创有很高的兴趣,通常倾向先跟新创公司合作、再投资,最后购併!」

此外,网路公司 Yahoo Japan、乐天、DeNA、CyberAgent、GREE、LINE 也不遑多让,并且纷纷成立企业创投基金,举凡直接投资、收购新创公司都屡见不鲜,彻底改变了传统创投的投资思维,最近这 5 年投资的方向则聚焦在电商、软体、游戏、音乐、新闻等。500 Startups 日本负责人瑞尼(James Riney)日前撰文指出,「日本和美国的天使投资及创投投资金额约为 12 亿美元比 750 亿美元,不过日本的 GDP 佔美国的三分之一,显示日本创投投资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。」

虽然创投投资新创的金额小,但近年却有了一些改变,其一是创投数量持续增加,知名创投包括 Globis Capital Partners、B Dash Ventures、Global Brain、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 等;其二是日本企业及创投也积极投资亚洲新创,以台湾为例,CyberAgent Ventures 投资爱情公寓、爱评网、爱料理、Fashion Guide 和 vipabc。而 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 也投资 Pinkoi 和 17 App。

创业特色二:成熟工作者带动创业潮

创业失败的风险原本就比较高,而日本又是一个不容许失败的社会,在这样的情境下,要让人才离开大公司出来创业或者加入新创公司,难上加难。新创聘雇社交服务 Wantedly 业务开发大冢早叶说,「终身雇用制在日本还是很受欢迎,只有15% 的人在找新工作,而二十几岁辞掉工作的人只有 30%。」

虽然过去几年有创业加速器和大学创业课程,但真正帮新创推一把的反而是网路公司,目前成功的新创公司创办人,多半是曾在科技公司、网路公司工作过的成熟工作者,这些网路公司的经理人创业,让创业成功的机率大幅提高。成功的网路公司创业家也开始投资新创,积极帮忙创业者,形成正向循环。

创业特色三:新创上市门槛低

这 5 年来,日本创业气氛热络,不过,至今还没有太多创投投资及企业购併的案例。新创公司募资大多选择上市一途。新创若在那斯达克上市,最低必须释出 110 万新股 ; 在东京证交所的新创股市 Mothers 上市,只要求最低 1 千新股,最小募资金额为 20 亿日圆(约 830 万美元),相当于募集 A  轮、B 轮的规模,比中美新创上市的门槛还低。

事实上,这些已上市新创公司的年营收大约在 1 千万到 1 亿美元左右,也形成日本市场奇特的现象:有太多小规模的上市案。成长骇客平台 Kaizen Platform 执行长顺藤宪司说,「过去 5 年,创投和创业者只想要短期的成功,他们出场拿到了现金,但是,90% 的新创却停止成长!」一旦选择上市,营收和获利都必须持续成长,新创公司就很难跨出日本。顺藤宪司认为,「你在上市前就要决定是否要做全球化,因为在上市之后,就会面临成长天花板而苦苦挣扎!」

创业特色四:全球化思考少

为什幺日本有成功的第一代、第二代网路公司,网路模式也做得很早,但是却少有全球化的网路公司呢?最大的差异在于,日本有 1.26 亿人口,内需市场大,全球化只是新创公司经营事业的选项之一。相较之下,南韩及台湾因为市场规模小,所以新创公司多半在一开始就有思考全球化的必要。

目前日本网路公司成功跨出海外的例子确实不多,最知名的就是通讯软体「LINE」。虽然 LINE 是南韩网路公司 NAVER 的子公司,但它在 5 年内达到 2.18 亿下载量,在台湾、泰国都拿下市佔第一。 2016 年 7 月中在日本东京证交所和纽约证交所上市,市值约 54.8 亿美元,创下今年科技公司在日本最大的上市金额,已经是网路新创跨出日本的创业传奇。

展望未来,如果日本想靠创新创业改变经济结构,做出有全球影响力的网路公司,势必得跨出海外。  GungHo 创办人孙泰藏说,「与其先接触国内市场,再扩张到全球,不如在创业的第一天就把服务瞄準全球!」

相关推荐